宏链专访 | 孔华威:比特币是数字世界发展的必然产物-宏链财经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海子

2017年,伴随着一波足以载入史册的全球造富神话,区块链世界的大门对大众敞开,人们靠近端详,有人认为它是救命稻草,有人认为是皇帝新衣。伴随着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的急转直下,有人坚守,有人离场,有人默默耕耘,有人奔走相告——或是“未来已来”,或是“币圈已死”。

在变革的十字路口,过往的教育往往显得太过僵化和滞后,未能帮助我们真正理解身处社会所发生的变化。

“仰高山者无歧路之虑”,任何一个时代,总会有一少部分最优秀的人凭借卓越的智慧和自身的努力,数十年如一日漫游在科技、商业、社会最前沿,并借此所窥得未来图景。

孔华威,区块链业内各大佬口中的“孔所”,中科院计算研究所上海分所所长,起点资本合伙人。长期关注区块链、物联网、虚拟现实、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投资了众多创业项目。

他曾不止一次说过,“技术是互联网创业中最靠谱的方向”。与大部分醉心于商业模式、项目投资的行业先行者不同,印象中他在公开场合的所有发言,几乎都是围绕着技术展开,并站在机器、系统、生物和社会发展的宏观视角,描述着自己眼中先于众人看到的未来世界。离开北大三十多年的他,举手投足间却依稀可见当年燕园学生时代的风发意气。

2019年1月4日下午,宏链财经有幸与“孔所”进行了时长为一个小时的访谈。希望通过与他的对话,能够拨开寒冬中的迷雾,为黑夜带来一束光芒。


宏链财经: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区块链、比特币的?

孔所:在2014年的时候,当时我在从事超级计算,《壹比特》邀请我做他们公司的顾问,因此接触到比特币。当时对比特币感兴趣其实并不是因为投资也不是因为技术本身,比特币技术并不是原创的,没有技术创新,只是技术组合创新,但是整体设计非常有趣,非常好玩。通过激励机制做的P2P网络,比较有意思。

当时比特币六七百块钱一个,当时做了这本杂志,一个月给我们3个比特币,我发给很多编委,后来很多人把比特币扔了。然后在壹比特,我们参与了几乎所有现在区块链行业里的生态,包括挖矿、交易所、媒体等等。因为当时打着区块链幌子骗钱的很多,我们甚至还和很多律师合作,成立了一个数字货币的律师团队,帮助被骗的大爷大妈打官司。

宏链财经:技术的发展往往会经历很多阶段,您觉得区块链技术离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多远?

孔所:现在所谓区块链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实际是三个关键词,两个功能,核心是“全球范围”的“清算”和“支付”,其中“能跨国”非常重要,因为在本国内的支付已经很完善便利了。但因为涉及跨国、涉及支付,所以有很多政策因素需要考虑。

大规模商业落地一定在某个细分行业内的全球的清算和支付,而且落脚点一定是处于政府可以去放弃控制的行业领域。比如交通行业,发一个token,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这个token打车。比如跳蚤市场,因为无法审计和跟踪,国家很难收税,那这个领域就可能可以快速落地。比如连锁餐饮,像星巴克,结算可以统一使用集团发布的某个token。

宏链财经:您觉得未来哪个领域的区块链发展您十分看好或者期待?

孔所:我对物联网和游戏区块链化非常感兴趣,但是“物联网+区块链”目前有一个非常难跨越的障碍,就是物权怎么确权的问题,因此难度很大。游戏因为本身就是虚拟的,不涉及到线下,所以未来落地会相对容易。

宏链财经:从2017年到2018年,整个数字货币世界行情大起大落,外界对数字货币也颇具争议,您怎么看它的投资属性?

孔所:我认为,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其实是分别属于两个底层逻辑。科技发展到现在,我们拥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生活的物理世界,一个是数字世界。我们身处的物理世界由原子构成,而数字世界,由01构成。与物理世界的生产不同,数字世界中边际成本往往是被无限摊薄的。

而机器的发展必然会到一个非常高阶的阶段,AI会自己产生数据,自己抓取数据,自己分析学习更多的场景。而这本身就形成了一个闭环,形成了自己的“社会”。就像物理世界中公司需要评估每个员工的工作量、贡献度,数字世界里也需要有对所有机器给予工作或者贡献度证明,这就是比特币。

比特币是IT发展的必然,你可以叫它“Token”,可以叫它“货币”。我们所说的“数字货币”,包括“数字货币”对应法币的涨跌,更多其实是用物理世界的观念去嵌套数字世界。其实未来数字货币在数字世界里的价值是恒定的,但是在物理世界里兑法币可能会有很大波动。

宏链财经:您对公链未来的发展方向怎么看?公链未来更多应该承担什么角色?

孔所:首先我认为以后公链不会很多,目前大家对公链说法很多,但公链更多承担的应该两大职能:第一是记账,第二是确立公链之上的整个商业体系的规则。做好这两个事情就行了,清算和具体的商业应用交给侧链来做,同时跨链必须要解决,当然实现跨链的前提是本身自己的公链要做得很好,否则即使能跨链也没有意义。

一条公链,上面有几条侧链就够了,我认为公链不会一直发展,他会通过自己分叉或者其他方式迭代,能否迭代的核心是要有能力带着很多DAPP玩,这个非常重要。

宏链财经:您觉得公链拼的是什么?技术?商业资源整合能力?

孔所:公链除了技术之外,对商业资源整合能力,规则设计能力要求都非常高。同时还有内部本身的搭建,比如几千个节点,这要考验一个公链的内功,只有做到这样,技术突破才有意义。所以像EOS在设计上,有21个节点,目的就是为了在全球架起一个可用的公链。

EOS项目规划就非常清晰,首先以一个公司主体开发软件技术,融资也进入公司,然后开源给所有人搭建,把规则第一时间设计好,EOS在设立之初就提出了21个节点,这是一个规则,比特币和ETH在这方面就不如EOS。

当然EOS也有一些问题,现在发现开账户很麻烦,需要调整当初设计很难,可能会要分叉,这个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

技术、内部搭建、运营对于一个公链都是至关重要且高度协同的,是完全一体化的。

宏链财经:您对过去一年区块链领域的项目整体怎么看?

孔所:有一个方面我觉得做得非常不好,就是操作简便性(易操作性),应该像苹果手机一样,功能好的同时提升产品易操作性,让用户在手机操作时使用起来非常简单。

现在区块链里有非常多“奇奇怪怪”的项目,在做一些“自嗨”的工作,除了技术要突破,在用户体验上也要做好,否则很难成功。2019年我很期待有项目在用户体验上做好,如果能有一个非常迎合市场的爆点项目起到标杆效应,那我觉得区块链商业落地就真的开始了。

所有技术/项目的发展和落地是要有过程的,有一些阶段是必须要经历的,需要时间沉淀,在项目推广上不能太急,在投资上不能想着短期内有巨大回报。

宏链财经:您对2019年的BTC价格走势怎么看?

孔所:我觉得2019年比特币看涨15000美金。


写在最后:

以上所呈现的,只是我们与孔所在长达将近一个小时访谈中的部分精华内容。为了不至于使文章太过冗长,我们对内容作了一些适当的舍弃和删减。作为一名资深技术研究者,孔所从技术以及更为宏观的角度向我们描述了他想像的未来世界会怎样。他认为,未来的世界一定是计算机主导的世界,机器一定会比人更为聪明。

“那你觉得未来人与机器会是什么关系呢?”

“大概就是人是机器的宠物的关系吧。就像我们现在养宠物一样。未来长得好看的,或者有特点的人会被机器当宠物养起来。这样也挺好。”

孔所轻描淡写的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仿佛对这一结局他早已预见并已期待许久。

关于人工智能,人与机器的话题,在整个对话占据了很大一个篇幅。印象中孔所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人太坏了。”他觉得机器的世界里是讲规则的,而物理的世界里,人们不遵守规则,没有契约精神,对规则没有敬畏。

这也许是一个技术极客或者说是理想主义者对现实社会发出的无奈哀叹。就如同刚刚过去的2018年的币圈,起起伏伏中,看到人性之贪婪与盲目。

孔所说:技术和行业的发展是需要慢慢来的,2018年人们过快的催熟了这个行业,伴随着泡沫的破灭这个行业在2018年落下了帷幕。未来的发展里,我们要慢慢来。